“这几位小施主也是一心向佛,不然怎么可能跋山涉水,走这么艰辛的路上来参听讲坛大会?几位师傅还请不要为难与我佛有缘之人。”

大佛门家基本上每年的讲坛大会都不会错过,这次为了参加,更是连夜搭乘专机来的五台山。

而在得知了白羽是寒柏集团总裁,吴庸是寻回丢失的舍利子,回山门却被那几个刁僧拦在外面后,大佛门娇也就释然了。

寒柏集团的大名,她在京都也有耳闻,是潜力非常高的新企业,甚至就连王家和宋家也与其有莫深的关系。

每次讲坛大会,各家佛门都会拿出自己的镇寺之宝进行交流,如果五台山寺拿不出舍利子来,到时候情况恐怕会很不妙。

在这种情况下要掏钱买进场资格,而且人家又是寒柏集团的总裁,这完全是合情合理的。

周围的人少说也有四五百个,单独就从手上那一串串油光锃亮的佛珠,白羽就能确定这些都是老和尚了。

这美女看起来也就二十出头,标准的鹅蛋脸上五官十分端正,桃花眼柳叶眉,而且眼角还有一枚泪痣,显得是那么高雅。

一身看起来就非常高端的粉色长裙,再搭配上那从头到手指,满当当的高端玉质首饰,看起来真是仙气缭绕。

一群胡子和眉毛都白了的老和尚,围坐着听一个年轻貌美女子在讲佛说道,这反差实在是太猛烈了。

而更让人感到恐怖的是,下面的这群不管放在任何地方,都会被人尊为上师的和尚,此刻听着美女讲佛道,竟然还在十分欣赏的摇头晃脑!

但白羽压根就听不懂她在讲什么东西,跟着吴庸绕着走到了五台寺方丈广明身旁,三人也就这么坐了下来。

而且此刻这个胖和尚身边,正站着那几个拦他们在夹道的刁僧,互相交头接耳着!

吴庸点了点头:“没错,他就是主持广和,也是我的师叔。真没想到,他竟然就是偷走舍利子的贼。”

“不仅偷走了舍利子,看起来他还有人脉打听到了我们带舍利子回来了,不然也不会安排那几块料拦人。”

“要是我没猜错的话,他应该原本就是打算通过舍利子丢失这件事,在讲坛大会上让你师父广明威信尽失,被迫退位,他再当五台山寺的方丈。一人独揽双权!”

广和,原本只是寺里面的火头和尚,三十年前师父做了方丈后,这家伙不断的请求师父,而且还对其他几位长老撒泼耍赖,师父无奈之下,这才将寺庙主持的职位传给了他。

舍利子不仅是寺庙的镇寺之宝,更是华夏的重宝。如果这东西真的丢失了,师父肯定免不了要被所有人问责!

此人不仅贪心,更是毒狠,佛门贪嗔痴三大戒尽犯,怎么能容忍这种人做主持玷污山门!

如此近距离的面对面,白羽这才发现,这相貌慈和的广明方丈,身上的气势也挺强的。

起码,在自己所见过的人当中,这是最厉害的一个。比韩老太身旁的那个韩金还要更胜一筹。

但即便看到这至宝舍利子,广明那一对苍老却清澈的目光,也没有丝毫的波动,只是点了点头: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